• 介绍 首页 三国之曹家逆子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三国之曹家逆子 第843章 船上娱乐

    作为穿越人士,曹昂不仅为大汉带来了许多先进技术,还带来了许多糟粕,比如麻将扑克。

    麻将一经问世,立刻受到了大汉各界人士的欢迎,达官贵妇们天天凑在一起打,废寝忘食的连家都不顾了,搞的他们的夫君怨声载道,对曹昂骂声一片。

    搂着卢盛走进船舱才发现,马震早就开始了,与三名颇有姿色的倭女凑成一桌,玩起了打麻将脱衣服的游戏。

    他俩进来时,马震已经输的只剩条大裤衩,三名陪玩的倭女,一人比他还惨,只剩条三角裤,看见曹昂和卢盛后眼神一慌,随即恢复正常,还朝两人抛了个媚眼。

    倭国的女子果然比大汉开放啊。

    至于另外两人,身上衣服完好一件没少,很明显的赢家。

    曹昂恼怒的拍了马震一把,手掌打在他满是伤痕的胸膛上发出一声脆响,骂道:“你还真是,转着圈给我散德性啊。”

    马震起身讪笑道:“这不阴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嘛。”

    你说的好有道理,曹昂没好气的问道:“陆逊呢?”

    马震指了指外面说道:“那小子脸皮薄,跑了望塔上观察水文去了。”

    曹昂苦笑道:“唉,你要是有他一半勤快,将来说不定也能当个三军统帅。”

    三军统帅可是大汉军人的终极梦想,原以为这小子能激动一下,谁料他无所谓的笑道:“那多费脑子,属下对现在挺满意的,有事出出海,没事泡泡妞,多好,一辈子也就几十年,那么累干嘛啊。”

    得,有些人天生就想当咸鱼,你替他翻个身他还不乐意。

    曹昂无奈的说道:“知足常乐,挺好,继续玩吧。”

    跟卢盛离开,将拿着千里眼在了望塔上眺望的陆逊喊了下来,笑道:“走,打麻将去。”

    陆逊摇头道:“不会。”

    “不会?”

    曹昂诧异的说道:“你可是当世少有的聪明人,这么简单的游戏不会?”

    陆逊说道:“很多人都说麻将上瘾,玩物丧志的东西属下不想碰。”

    曹昂:“……”瞧瞧人家,都是第一次做人,差距咋这么大呢?

    他无奈说道:“那你随意,有不懂的就问。”

    卢盛出海时除了九船淡水,还带了几十名幕僚,都是随他一起出过海的,对这一段海域比自家后花园都熟,短时间内他们不会遇到海路不明的问题。

    打发走陆逊,曹昂与卢盛去了另一个船舱,召来两名身材容颜皆上乘的美女,凑够一桌。

    他俩不像马震那么无耻,普通玩法而已。

    桌子摆好,麻将倒出,哗啦哗啦一顿刨,然后开始垒长城,掷骰子,打牌。

    麻将的玩法多种多样,细数起来恐怕不下百种,他们玩的是后世西部流行的划水,能碰能杠不能吃。

    胡牌也是多种多样,普通屁胡,清一色翻三倍,杠头开花翻三倍,七对翻三倍,豪七翻七倍,还有清一色七对,清一色豪七,最大的是十三幺,翻十三倍。

    经常打麻将的都会发现一个规律,三男一女凑一桌,女的肯定一卷三,三女一男凑一桌,男的铁定杀全场,像他们这样男女平分,谁输谁赢就看运气了。

    至于马震,那是个例外。

    不知不觉打了两圈,气氛渐渐烘托出来,曹昂抓牌一摸,看都没看当场砸下,兴奋的笑道:“三五六饼带九饼,清一色皮夹克带刀炸弹,给钱。”

    卢盛一把将牌推进堆里,扯着口袋苦笑道:“真没了,要不借我点?”

    邪了门了,把把大胡,让不让人活?

    曹昂笑道:“赌场无父子懂不懂,我借你钱你拉我红口怎么办,可以先欠帐,回头写欠条给我。”

    卢盛:“……”有心退出,看到两名倭女后又怕丢面子强行忍住,咬着后槽牙说道:“我写,今还就不信这邪了,咱俩换个位置。”

    从曹昂下手换到他对面,正要开始,两名倭女却用有些拗口的汉语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我们也没钱了。”

    她们只是侍女,身上本就没带多少钱,哪经得住把把挨大胡炸弹?

    曹昂思忖片刻跑出房间,再回来时手中捧着一把黄豆,说道:“一人五十个,一颗黄豆顶十文钱,事后算账。”

    卢盛:“……”为了赢钱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呐。

    麻将继续,换过位置后曹昂的好运好像到尽头了,连续几把都没胡过,倒是卢盛三人你一胡我一炸,打的曹昂有些懵逼。

    洗牌垒牌,掷骰子抓牌,揭起一看,曹昂又有了推倒重来的冲动。

    该死的麻将,不是边张就是夹张,把这些坑填满人家早胡八回了。

    “九饼。”

    揭牌,出牌,下一人出牌。

    “九饼。”

    又揭一张,曹昂脸色不好看了。

    “九饼。”

    第三张,曹昂甩手就是一巴掌,拍着手背骂道:“这破手。”

    卢盛打出一张笑道:“没关系,你还能再揭一张。”

    “别乌鸦嘴……”轮到曹昂,揭起一看懵了,还真是九个点。

    连揭四张九饼,什么运气这是。

    “老卢啊老卢,你这张破嘴绝对开过光。”

    曹昂骂骂咧咧的打了出去,不等下手的倭女揭牌,上手的倭女啪的一声推倒,兴奋的声音都变了调,说道:“最后一张终于等到了,十三幺吊九万。”

    “呃……”曹昂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牌,连看三遍确定不是炸胡后竖起大拇指道:“流弊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十三幺,十三倍啊。

    前面赢那么多都不够这一把输的。

    听到问名字,倭女还以为他要打击报复,紧张的说道:“奴家名叫诗雅,是曹刺史取的。”

    曹安民,你丫还有这才情。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