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 宁染南辰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宁染南辰 第1125章 颇有心得

    南星看到,自己停车附近的一辆黑色商务车上,突然下来好几个人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手里提着钢棍和各种武器,向他冲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这阵势肯定不是来和他聊天的,南星心想糟糕了!

        冒充哥哥的名誉来泡妞,这妞还没泡上,先要被人给干了!

        这又没带保镖,只能报警了。

    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没信号!

        肯定是附近开了信号屏蔽装置了!

        不好,这得跑!不然今天惨了!

    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自己又不是乔战,可是没有以一敌十的能力!

        转身往车辆方向跑去,可是回头一看,自己的车旁已经站了两个大汉,后路被切断了!

        自己主动约的骆逸之,给约了个鸿门宴?

        南星见无路可退,定了定神。

        自己现在穿的是黑西服,扮演的可是南辰的角色,当然是不能丢人的。

        目光冷淡地看了看周围那些人,强作镇定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,这话实在不是南辰该有的水准!

        明明人家就要对自己动武了,还问人家要干什么,这不是废话吗?

        那些打手也有点被问懵了。

        明明就是要开打,还要问要干什么?

        都说这是花城商界第一聪明人,现在看来,也不过如此嘛!

        领头的汉子比较实诚,回答了南星三个字:“要废你!”

        说得简单明了,‘废’字不但说明了动作,还说明了结果,非常精确。

        南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心里盘算着要如何逃脱。

        对方这么多人,打肯定是打不过的。

        只能是尽量少挨几下,然后跑掉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这些打手明显很有经验,他们的站位都非常好。

        把该堵的路都堵死了,简直很难有逃脱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麻烦了!

        “不打行不行?”南星继续装镇定,提出一个很有想象空间的话题。

        打手们又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这还用问?我们准备了这么久,就是准备把你打残,当然要打了!

    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别人给多少钱,我翻倍给你们,这架不打了!”南星道。

        听起来还是很诱人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。”领头的板寸头又很实诚地回答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南星又问。

        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我们不能出尔反尔!

        要不打也行,那你躺下。”板寸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南星惊恐地问。

        打架就打架,还要让我躺下?这是觊觎我的美色??

        “你躺下,我们开车从你身上辗过去,压断你的腿,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,就可以不打了!”板寸头说。

        南星一听这说的什么话,那还不如打呢!

        “没有商量吗?”还是想再争取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板寸头老实地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我带了人来的,他们很快到了。”南星虚张声势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就更要抓紧时间了,上!”板寸头一挥手。

        南星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果然是言多必失!

        这话说多也没解决问题,反而让对方动手更坚决了!

        好在南星也不是弱鸡,身手也还行。

        富家贵子哥嘛,从小防身的基本练习是少不了的。

        只是南星一向贪玩,不像南辰那样闷声地苦练。

        虽然请的是一个师傅,但南辰就能打得多,南星就只是比普通的花拳绣腿要强一些。

        加上对方有武器,而且还人多,南星应付起来就比较困难了。

        好在停车场车多,南星各种腾挪闪躲,也还勉强对付。

        只是场面就确实比较难看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的一辆车上,唐静芫和宁染看着南星陷入困境,也是束手无策。

        两人都搞不明白,为什么南星约了骆逸之,会遭到伏击?

        宁染的想法是,这是骆逸之的苦肉计。

        只要这些人开打,骆逸之一会准出现,然后拼命守护假南辰。

        目的自然就是要让南辰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然后爱上骆逸之。

        宁染自从被骆逸之摆了几道后,最近在网上苦苦钻研绿茶表们的技能和套路,颇有心得。

        唐静芫听宁染说得有道理,也觉得靠谱,认定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      然后两人就趴在车窗上,看着南星被打得狼狈逃窜。

        渐渐地唐静芫觉得有点不对劲了:

    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这些人是真打?你瞧,那钢棍真往南星腿上砸呢!

        要不是南星躲开了,他的腿不就废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打肯定是真的打,不然能逼真吗?

        你小时候挨过打没有啊,那家长打孩子,不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?

        我看他们打南星,也只是虚张声势,不会真的要废了南星。”宁染说。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唐静芫还是不太信。

        她有点想下车帮忙了,因为南星确实是招架不住了!

        “怎么,心疼了?”宁染在旁边戏谑道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死了都与我无关。”

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